作者自述:江西省宜丰县芳溪镇简家村白露山的一间普通民房,房子屋檐下的笼子里关着一位少年,他叫熊自元,今年18年。你能想象出他已经在这个笼子里度过了十几个春秋吗?
1/22无论寒暑,无论晴雨。熊自元就蜷缩在这个笼子里。多年来与熊自元相守相依的就是隔壁的鸡鸭和小狗,这笼子是他的卧室也是他的厕所。
2/22冷了父亲会为他多穿几件衣服,热了又帮他脱下来。经常自己把裤子扯掉光着下身。
3/22熊自元的父亲熊雪文,今年也有67岁。据老人讲:熊自元一岁丧母,长大一点就会害人。稍不留神就会到处放火,用柴刀把屋前屋后的电线砍断,有时还会把家里或者邻居厨房的锅碗砸碎。
4/22村里人视熊自元为祸害,说他“乱来事”。三四岁开始就发神经,衣服也不穿,整天光着身子到处跑。大冷天还到小溪里去洗澡,跑到村民家里乱抓东西吃。
5/22熊家没有电视、没有自行车、没有手机……没有一件象样的东西。熊雪文身体也不好,经常腰痛得伸不直,牙齿也掉得稀稀落落。家里只种一亩多田,养牛拉不动缰绳,养猪背不起饲料,只养了几只鸡,偶尔去山上捡点柴。
6/22三年前,政府扶助建了一幢平房才有了安身之所。还给予每人每月200元的低保费,加上自己的一些种养,但这些只够吃饭。鱼是自家池塘里饲养的,得了烂腮病,村民叫他丢掉病鱼,但他执意捞起或晒或腌或油炸留着下饭慢慢吃。
7/2292岁高龄的熊母彭招娥和儿孙们住在一起。去年熊母摔一跤后就卧床不起,大小便失禁。熊雪文说他没钱给母亲治病,希望她能挨挨就好了。可惜老人没有挨过今年的正月初九撒手人寰。
8/22晚上熊自元是睡在房间里。但他不知道屎尿,经常弄得床上、地上都是。还把床给拆烂了,熊雪文只好将床板直接支在地上,垫上几块砖头隔湿。
9/22平时砍柴也不能带上熊自元。因为他会把拖柴的板车推到山涧里,柴刀丢到草丛无处找寻。留在家里又担心跑到邻居家捣乱。锁在屋内又会随地大小便,甚至将厨房里的油都倒掉。没有办法,只好做个笼子将他锁到里面。病情严重时熊自元会掰断铁丝或栏杆偷跑出来,那段时间熊雪文曾用铁链锁过他。
10/22大小便全在笼子里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的气息。熊雪文忙农活没来得及打扫,他就会用手抓这些污秽物玩,臭气熏天。吃饭前总要被父亲生拉硬拽着去洗手。
11/22有一次熊雪文要帮儿子洗脚,但熊自元一瘸一捌到处躲藏。熊雪文用强掰起他的脚板才发现扎了一口生锈的铁钉,露在外面一寸有余。情急之下熊雪文用绳子将儿子他绑了起来,拿老虎钳一夹、一拔,也没有进行任何药物处理。
12/22家里的木门被熊自元撞坏了,钉上了两块木板,还加了一块栅栏。
13/22窗户上钉了些木棍另加一层铁网也没防住熊自元丢来的砖块。右上角的玻璃就是被他砸烂的。
14/22邻居平时会照应下他们,看看家里来了什么人?找他家有什么事?有时还会送点吃食。熊自元一边吃、一边丢得满地都是,然后又捡起碎屑往嘴里送。口袋里塞满了地上捡拾的石头、塑料、树叶等垃圾。
15/22一会踢掉脚上的鞋子,一会又丢掉屋外禾场晾晒的衣物,地上捡的石头往衣领里塞,无论熊雪文如何大声斥喝也无济于事。
16/22身上的臭味让人退避三舍。十八年来都是熊雪文帮他洗澡保持短暂的清洁。家里的猫是养来抓老鼠的。大猫经常带着今年刚产的小猫一起玩耍,家里多了点声息。但熊自元抓猫虐狗的举止让小动物见他就四处逃窜。
17/22插在锁孔的钥匙不知道被熊自文丢哪里去了?这种情况经常发生。为了方便寻找钥匙,熊雪文用绳子将两三个钥匙和布片、小刀、雪花膏铝盒子串成一大串。
18/22对于儿子的行径,熊雪文显得无可奈何。村里人说他是真疯子,害自己也害别人。新庄、棠浦“医神经”的医生过来看了也说是天生天养的治不了。但熊雪文认为儿子的病可能有医。因为他早些时候在芳溪下屋村卫生所开了几剂中药,儿子吃了后改变很多。中午吃了药,晚上就不癫了,出了笼子还能跟他上山捡柴。
19/22医生说:他是缺少母爱,缺少家庭关爱,一直处于郁闷、封闭之中。但一“墟”药要90元,只能吃两天,一个月下来要1300多元,最少要坚持吃半年以上。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,药一停熊自元又复发了。熊雪文非常痛心,只好继续把儿子锁进笼子。(农村有两日一墟、三日一墟,逢墟日去街上拿药)
20/22常年的孤独让他丧失了语言功能。似乎能听懂一些,但又不会表达。除了会叫爸爸之外,就只能发出类似哎……哟……哎……哟……的声音。
21/22熊雪文要去地里干活,拿了些食品给儿子。他知道该进笼子了,竟然很听话自己往笼子里走。
22/22突然他又改变了主意,用手紧紧掰着父亲执意要出来,远远都能听到哀嚎声。对于他的哀求、他的反抗,十几年来熊雪文早已习惯,几分心痛、几分无奈。 爱莫能助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!熊雪文对儿子对母亲已是这样,我们对困于牢笼的花季少年也还能是这样吗? 我已按熊雪文所说找到了当时给熊自元治疗的医生,并一起出诊。诊断结果比较乐观,只要坚持治疗、按时吃药并多些陪伴与关爱,熊自元的病情可以得到改善。我已在诊所为他存一笔钱用于治疗,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,希望有爱之人能够助力帮帮他!
评论区
最新评论